Saturday, April 06, 2013Font Size 字體: XS / S / M / L / XL

Ripples in my mind

來異鄉快一個月,有些很細膩的心情,在內心醞釀著。

一直以為這麼多年來,娘親在異鄉孤獨的過生活,而終於等到重逢時刻來臨時,卻發現跟自己想像的並不一樣。活潑的娘親已經在這邊擴展出廣闊的交友圈,她身邊,也有好的伴侶在默默地互相照料。我,事實上反而有點像是外人,被迫加入、適應這個新圈子。

過去被我認定為心思細膩、觀察入圍的娘親,或許是年紀漸老,又或許是分離太久,對他兒子的諸多喜好似乎已經多所生疏,我的反射記憶裡,很多以為可以心照不宣的心思,如今皆要常常提醒,甚至被揶揄成外人。當然,說者無心,引起的僅是非常細小卻又無法立即消化的漣漪。

娘親與一位生了兩個小孩的朋友,互動非常頻繁,電話裡對於剛滿足歲的娃娃,就像對待自己的孫女一樣。感覺上,娘對自己親生孫女,也沒有這樣的親暱... 我不想承認自己小心眼,畢竟過去是自己久久才會跟娘親聯絡一次,這樣的思緒因此更只能隱隱埋藏起來。

其實在出發前,曾試著預測相處的摩擦,畢竟,以過去的經驗,兩個個性都很倔、很有想法的人,衝撞一旦發生都非同小可。但是最近這些微小的心情,卻完全出乎預料,它們在我心中非常陌生、非常難以忽視,即便是再微小,也顯的異常突兀。

No comments:

About Me

My photo

嘮叨型人物,常常會切到碎碎念模式。
A person with negative thinkings most of the time so that any tiny positive energy would inspire his life with happiness. Life to him seems to be comprehensively meditated but it's always hard to put into practice.
輪胎上的螞蟻
ICQ: 1273753
Yahoo: pigtailleo
QQ: 37491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