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Font Size 字體: XS / S / M / L / XL

角落的呢喃

手上一堆工作忙不完,卻因為看到吳念真的一篇文章,讓自己忍不住花時間跑到 Youtube 看更多的資訊。這本天下出版社去年出的,多少共鳴出過去多年來內心某部分想講的話。

隨著年紀慢慢的增長,才慢慢了解自己其實也可以被定義為某種弱勢團體。在大多數的芋頭蕃薯裡,我是小小的變種:蕃薯芋頭,不曉得自己的母語該怎麼定義,縱使試著把愛台灣的語言學會,逢年過節回到父親老家,那又是另一個難以溝通的世界。儘管嘴巴不停地說黑啊黑啊,聽不懂閩南語的事實仍然常被揭穿;當別人質疑自己為何聽不懂時,實在很想衝動的反問對方說,那英語這麼簡單為何會學不好?

紐約雙子星被撞的時候,剛好在美國念書,以我這樣的留學生,當然很難融入那同仇敵愾的氣氛中,可是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自己從一個國旗都不掛,國歌都不唱的地方,突然面對那樣的氣氛,著實感到非常的震驚與感慨。

反省這半輩子的許多行為,似乎隱約可以跟「尋求認同」扯上關係,許多下意識的改變,不知何時突然被點破而產生迷惘,我是哪裡人?我到底該說什麼語言?我對將來應該抱有什麼樣的期待?直到長大後才漸漸明白,原來凸顯自己內心矛盾的緣由,是因為這彈丸之地在世界上難以尋求認同的同時,轉而用仇恨來創造內部的認同。多年後,胡乃元這樣的聲音,才陸續浮出抬面,因此,這些反省輕易的讓自己在三更半夜打開部落格開始碎碎念。

原本以為當初留學所面臨的衝擊,應該是最後一次,但當有一個黑人不停地說 "Change",並在 YouTube 上反覆的播放時,他又再次提醒我,那一直想找的東西似乎仍舊沒有出現。電視的畫面在變、飛機的航線在變、教科書的內容在變、年輕人的語言在變,我只能努力試著讓自己保持樂端,並提醒自己不是個受害者,而我最終找到的認同,可能就僅限於孩子的笑容,以及三五好友的舉杯言歡,或許,這樣就夠了吧。

歷史很無情。你要是跳到仇恨裡頭,凡事以受害者眼光看,永遠無法從仇恨的漩渦逃脫 –  黃仁宇 / 胡乃元



唉呀,不知不覺方向就侷限到認同去了,原本想寫的不只這些... 常在想,土地只是國家構成的其中一個要素,而每次陪伴我踏入機場的,卻只有對鄉土的懷念以及親友的牽絆... 看來也只有把希望寄情在這個訴說台灣的影片上了。

No comments:

About Me

My photo

嘮叨型人物,常常會切到碎碎念模式。
A person with negative thinkings most of the time so that any tiny positive energy would inspire his life with happiness. Life to him seems to be comprehensively meditated but it's always hard to put into practice.
輪胎上的螞蟻
ICQ: 1273753
Yahoo: pigtailleo
QQ: 37491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