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Font Size 字體: XS / S / M / L / XL

刻一段樂生的耳邊風

樂生療養院終於抵擋不住利益的黑潮,今天準備開始拆遷了。對於從頭到尾都屬於旁觀者的我,冷血地,只能在這裡刻下一小段記憶得石碑...
每天早上蟬在叫
詞曲:周富子
主唱:周富子
編曲:黑手那卡西
吉他:莊育麟
現場聲音收錄:楊友仁、平烈浩 錄音:楊友仁、莊育麟
每天早上蟬在叫 抬頭一望樹在搖
樹頂鳥仔啾啾叫 啾啾叫
親像唱歌好聽的 聽來聽去真好聽
親像輕鬆音樂聲 樹仔大叢好遮蔭
有路寬寬可以走 還有新鮮自然的空氣
風吹帶來又微微 這是對我們幫助的
阮也沒邀求什麼 只要求原地保留的
(間奏:平日常照顧大家的藍彩雲阿姨,替吳啟民阿伯的外傷傷口換藥時,叮囑他要照顧好傷口,不要「多蝨不知咬」,意謂不要習慣了大傷口,就疏於照料小傷口…)
轉載自楓糖地瓜
〈每天早上蟬在叫〉是富子阿姨因應樂生院所面臨的拆遷問題而作的。她唱出這些阿公阿嬤需要樂生院舊院區原本自然的環境、新鮮的空氣、低密度的建築物及大樹來療養生息的心聲,這是冰冷封閉的迴龍醫院所沒有的。愛唱歌、愛寫歌的富子阿姨時常替樂生院民,和所有爭取樂生院原地保留的同志寫歌;唱出大家在這邊生活的點滴,也唱出希望留下充滿歷史意義的家園,讓大家安享晚年的願望。
轉載自豬小草的人行道
偶然跟富子阿姨(她是樂生院區山腳下聖望教會的執事)聊了一會兒,她說:

我也問過上帝,為什麼要讓我發生這種事情?我不喜歡抗爭,我的個性不喜歡衝突,我喜歡大家都和和氣氣的,但為什麼要逼我們到這種地步?這是上帝創造的地方,為什麼要說拆除,就拆除?而且,我們也沒有說不要捷運啊,為什麼要這樣逼迫我們?

我也埋怨過上帝。但後來我想,這或許是上帝要給我的試煉,看看我能不能走過去。說實在的,這幾年我真的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以前我是不敢跟你們這樣說話的,我們生作那麼醜,怎麼敢跟你們講話?可是這群學生就一直鼓勵我啊,是這樣我才改變,才慢慢敢跟你們說話。不然以前我怎麼敢?

外頭的人都說學生不能代表我們,說我們被學生騙。但他們是要騙我們什麼?我們又沒錢、又醜,他們的學歷那麼高,是要騙我們什麼?說實在的,這群學生真的很有愛心,常常來陪我們,總是一通電話,就趕過來。我們的關係是這樣慢慢建立的,比家人還親,就像我們的小孩一樣。

去抗議的時候,我們說我們要站在前面,誰不想保護自己的小孩?可是他們都說要阿公阿媽站在後面,他們來擋。去年要去總統府前跪的時候,我就很擔心下雨啊,所以前一天就一直禱告,乞求上帝要保護這群孩子。總是上帝有聽我的禱告,出好天,不然我心裡也是會難過啊。

我現在就跟上帝禱告,要是真的保留下來的話,我們再辦桌,請大家吃飯。要是保留下來的話。.....

No comments:

About Me

My photo

嘮叨型人物,常常會切到碎碎念模式。
A person with negative thinkings most of the time so that any tiny positive energy would inspire his life with happiness. Life to him seems to be comprehensively meditated but it's always hard to put into practice.
輪胎上的螞蟻
ICQ: 1273753
Yahoo: pigtailleo
QQ: 37491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