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3, 2007Font Size 字體: XS / S / M / L / XL

終於把屁放完

薄薄108頁的一本書,拖好久才看完。現今人口爆炸、競爭激烈的社會,實力固然重要,但如何推銷自己似乎也是必備技能之一。讀到這本書的結尾,不由想到,除了電視天天聽到的政治鬼話,其實周遭也充滿著滿嘴屁話的人們。文章後段節錄如下:

人在說謊或陳述事實的時候,都受到他們對事真相的認知所導引,這種認知指引他們正確或欺妄的描述世界。基於這種理由,說謊並不會造成一個人不再適合講老實話;但放屁卻會造成一個人不去老講實話。毫無節制的放屁,也就是做任何論斷時只想著這場合適合說什麼,任何真假都不在意,於是,一個人關心事實的正常習慣會愈來愈差,甚至消失。
.
.
.
當情況需要人們去講他不知道在講什麼的時候,放屁即不可避免。

因此,當一個人有責任或有機會,針對某些話題去發表超過了他對該話題相關事實的知識時,放屁的行徑即被刺激而出。

這種矛盾在人們的公共生活裡非常普遍,人們經常會被迫——無論基於他的本性或來自別人的要求——去廣泛的談論在某個程度上他無知的事情。當今人們普遍相信,作為民主社會之公民,有責任要對所有的事或至少有關國家的任何事都表示意見,在這種情況下,許多和屁話密切相關的案例逐告出現。

一個人的意見和他對現實的理解間缺乏有效的關聯,這種問題就會變得很嚴峻,當然,更別說當某些人相信自己是個有良知的道德角色,有責任來評估世上各類事件與條件時,放屁問題就更嚴重了。
.
.
.
這種「反真相」的信條,漸漸蛀食掉我們對公正無私努力解決孰真孰假的信心時,也蛀食掉我們對客觀調查來了解他人觀點的信心。個人對這種信心喪失的回應是,從致力追求「正確無誤」的理想信條上退縮,轉而追求所謂「誠意」的這種替代性理想。

於是個人不再把追求「共同世界中的真確表述」當成首要目標,轉而試圖提出他自己的誠實表述。由於他相信:真相不再是與生俱來的本質,原本他希望藉此本質來鑑別事物的真實性,如今他只好自個兒努力忠於自己的本質。也就是說,「忠於事實」已經不再有意義,於是他以「忠於自己」來代替。

但這其實是荒謬的想像:我們認為自己是受到明確限制的,容易受到正確或不正確敘述的影響,然而我們又同時認為,這種受限性都要歸因於一切錯誤呈現出來的事物。人作為一種有意識的存在,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回應其他事物,而我們不了解其他事物,就完全無法了解自己,那又怎麼忠於自己?

其次,在理論上,特別是在經驗上,没有任何東西可以支持這種不尋常的判斷——人最容易知道和自己有關的「真實」。和我們自己有關的事實,並不特別堅定,也不特別能夠抗拒懷疑心態造成的瓦解。其實,我們的本質相當難以捉摸的脆弱,不比其他東西的本穩定,也不那麼與生俱來。

因此,當大家以「誠意」為名,相信自己才是最後標準時,所謂的「誠意」,也就成了放屁!

No comments:

About Me

My photo

嘮叨型人物,常常會切到碎碎念模式。
A person with negative thinkings most of the time so that any tiny positive energy would inspire his life with happiness. Life to him seems to be comprehensively meditated but it's always hard to put into practice.
輪胎上的螞蟻
ICQ: 1273753
Yahoo: pigtailleo
QQ: 374911726